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小狐狸與貓頭鷹」


:我們來很難過到很難過好不好?
:有點擔心,不知道會是怎麽樣。
:已經開始了。
:可是我的眼睛還沒遮起來阿。
:看完再遮,看完也是會想遮住的。
:貓頭鷹,你會害怕嗎?
:嗯。
:那你還一直跟我說話。
:但願我們還會臉紅,當難過完以後。

Tuesday, February 9,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深夜森林的狐狸群」


在冬天的森林裡,有些地方會一直沒有人經過。這裡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深夜的月光讓雪地發亮,除了雪從樹枝掉下來的時候會嚇一跳以外,對小狐狸們來說,環境不算太壞。在這樣的夜裡,牠們原地蹦跳地找尋食物。使盡全力跳起的那一瞬間,都沒有人看到。

Saturday, January 23, 2016

超現實的早春 在東京国立新美術館的「2015馬格利特展」


2015年的春天,我要去東京之前,查了當時有什麼展覽,看到東京国立新美術館的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展,就像冥冥中的安排一樣,我毫不猶豫地放進行程裡面。

玄的地方是說,我那陣子最不行的時候,每天會用Pinterest看大量的圖。曾經有兩次,我看到某張畫,腦中就有一個聲音:「可以了。」很像是在無止境墜落的時候,突然有條一直綁在腳上但是我都沒發現的線繩拉住我,身體沒有彈回來,但是也不用再下去了。

第一次是一月的時候,第二次是三月的時候。過了一年我還是描述不出那是什麼,我覺得是很誠實的東西。

那兩次分別是這兩張畫,我當時沒注意看畫家是誰,當我看到馬格利特展,搜尋這個畫家的畫,才發現之前那兩張畫都是出自於他。自己覺得這是個邀請,所以我一定會去的。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紙膠帶] 布柄紙膠帶和衛生紙盒




我自從上次做完[紙膠帶] 衛生紙盒:「紙膠帶好好用。」,還蠻想繼續做的,所以去美術行再買一個衛生紙盒回來。

如果從舒壓的角度,我覺得紙膠帶貼衛生紙盒很可以放鬆,貼完以後,還可以一直摸它,布的觸感好舒服。

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慢熟的台灣特有種系列:高山田鼠手牽手


延續「慢熟的台灣特有種系列:小森鼠的雜貨店這一篇,這次的台灣特有種主角是「高山田鼠」。

高山田鼠(Microtus kikuchii)又名台灣田鼠,與台灣特有種的淵源是在1920年,由日本學者黑田長禮在玉山東峰的箭竹草原所採集的田鼠標本,以此鑑定為台灣特有種。

高山田鼠的外型特徵,「體背毛呈暗褐色,腹面則呈淡灰褐色,眼睛小小嘴巴鈍鈍。」(資料:台灣國家公園

高山田鼠愛吃箭竹葉子跟竹筍,天敵是黃鼠狼。

“ Kikuchii”讓我會想到高山田鼠吃筍子的聲音,只是可能要唸得很快。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15

[手繪明信片] 雨季過路客:眠眠貓阿柿




這張畫完成在七月的一個夜晚,隨意的用色鉛筆練習配色,最後,想到阿柿這隻貓咪,於是最後畫下一隻貓。

材料:
色鉛筆(主要)
壓克力顏料(小圓點的部分)


Sunday, September 6, 2015

慢熟的台灣特有種系列:小森鼠的雜貨店


這次我想畫一些平常比較陌生,不會特別注意到的台灣特有種。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想到關於「特別」這件事。我一直以為台灣黑熊是很特殊的,後來發現同時分佈在日本的亞洲熊跟台灣黑熊,其實都屬於亞洲熊,乍看也是很相似的。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台灣黑熊很獨一無二。我在想,為什麼台灣的特有種到目前為止已經被發現了1200多種,我只會覺得台灣黑熊、台灣藍鵲、藍腹鷳很特別。這不只是知不知道其他物種的問題,我看了其他物種,印象就是沒這麼深刻。


但是看越久,事情就不一樣了。我想畫的這些特有種,乍看起來沒有很特別,但是看越久,就越熟悉牠,也逐漸感受到牠的特別了,認識一個人好像也是這樣的。


可是,也不僅是看越久就越特別,我覺得自己多少還是受到「台灣特有種」這個意義的影響。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紙膠帶] 衛生紙盒:「紙膠帶好好用。」


有一天,我路過一個專賣蝶古巴特手工藝的攤位。我一直對蝶古巴特不是很有興趣,但是我發現他有賣空白的衛生紙盒。於是買了一個回去試試看。

Wednesday, May 6, 2015

重新粉刷,多肉植物新居落成



我沒有種過多肉植物,突然想種種看。母親節快到了,在Pinkoi找了一陣子最後決定買這個。(我自己在Pinkoi也有商店,目前這兩個月休息中,開店時會跟大家說,也會發佈在粉絲頁的。)這是我第一次在Pinkoi的購物經驗,覺得很方便。我在3SGarden買的,很滿意。

拿到東西以後,除了自己要組裝多肉植物,我想重新粉刷店家提供的兩個花盆。


Wednesday, April 8, 2015

40min:四十分鐘練習之一,從動物照片開始



「40min」四十分鐘練習,是一月開始的一個小系列。當時無意識看著收著一張張動物攝影,從大量的畫面,攫取了幾張特別想要的,覺得是這張就畫這張。雖然看的是照片,但是畫出來,已經讓我覺得是不一樣的東西了。


既然沒辦法想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其實也不用多說什麼了。我覺得所有的心情,都收在那一筆一畫裡面,就像長跑一樣喔,思緒情緒落在那每一個步伐裡面,只是鞋底剛好塗上顏料,跑過的路徑剛好呈現出一個這樣的畫面。


不過,看起來是直覺的行為,畫的時候還是需要專注。



Monday, December 8, 2014

聖誕節,用果醬罐做雪人水晶球






用果醬罐做雪人水晶球,這是一個製作過程很簡單的勞作。只要花一些時間準備材料,把它們黏起來,裝進去,就完成了。

Thursday, November 13, 2014

[紙膠帶] 狐狸明信片初登場+聖誕節特輯



這次是一個自己試做的project,我第一次嘗試用紙膠帶和代針筆創作明信片。不過,我不喜歡強調自己是「第一次」,那樣好像在預設第一次會是最笨拙的;換句話說,如果第一次的作品表現不賴,就可以說是有點「天賦」嗎?

好像不能這樣說的。

我發現創作的路徑並不是上一張就會比下一張好,最糟糕的作品往往不是第一次做的,而可能是出現在第二次第三次或第三十次。總之,好的開始確實能夠增加信心,但還是必須透過大量的練習,腦中想要的畫面才會更清晰,技術上也能更達到心裡所想的樣貌。

那為什麼第一次不一定是最笨拙的?我第一次往往比較保守評估自己的能力,所以選得的會是「這個我應該會做吧」的題材。結果做了發現,自己的能力超乎本來的評估,就會有種自己還蠻不錯的感覺。結果繼續做,一直做一直做,想要實踐更多想法,會經歷反反覆覆的碰撞。了解自己,又讓自己看到沒有想像到的樣子,沒想到會這麼糟,沒想到會這麼好,就這樣持續下去。

為什麼特別在想關於「第一次」這種問題?因為看到一些話術習慣用第一次來營造戲劇性,我覺得有點奇怪,自己嘗試做了一些以後發現,如果莫名的解釋成天賦,有一天或許也會莫名的放棄了。

這次分成兩部分,材料都以紙膠帶為主,第二部分是以耶誕節為主題。介紹順序是依照做的時間順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