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3, 2014

[紙膠帶] 狐狸明信片初登場+聖誕節特輯


這次是一個自己試做的project,我第一次嘗試用紙膠帶和代針筆創作明信片。不過,我不喜歡強調自己是「第一次」,那樣好像在預設第一次會是最笨拙的;換句話說,如果第一次的作品表現不賴,就可以說是有點「天賦」嗎?

好像不能這樣說的。

我發現創作的路徑並不是上一張就會比下一張好,最糟糕的作品往往不是第一次做的,而可能是出現在第二次第三次或第三十次。總之,好的開始確實能夠增加信心,但還是必須透過大量的練習,腦中想要的畫面才會更清晰,技術上也能更達到心裡所想的樣貌。

那為什麼第一次不一定是最笨拙的?我第一次往往比較保守評估自己的能力,所以選得的會是「這個我應該會做吧」的題材。結果做了發現,自己的能力超乎本來的評估,就會有種自己還蠻不錯的感覺。結果繼續做,一直做一直做,想要實踐更多想法,會經歷反反覆覆的碰撞。了解自己,又讓自己看到沒有想像到的樣子,沒想到會這麼糟,沒想到會這麼好,就這樣持續下去。

為什麼特別在想關於「第一次」這種問題?因為看到一些話術習慣用第一次來營造戲劇性,我覺得有點奇怪,自己嘗試做了一些以後發現,如果莫名的解釋成天賦,有一天或許也會莫名的放棄了。

這次分成兩部分,材料都以紙膠帶為主,第二部分是以耶誕節為主題。介紹順序是依照做的時間順序。

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改造食玩] 用Re-Ment森林故事食玩製作收納盒/音樂盒



因為是多年以前,盒上的草地已經有點褪色 





這系列的作品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小學畢業以後,幾乎沒有創作的習慣,往往是看到喜歡的東西、找個對象,然後把它做出來。現在則是以月為週期試著完成一些既定目標,不過八月打算畫的東西一直沒出現,中間又出現一些沒預期的作品。總之,漸漸有了習慣,但是離計劃依舊遙遠。

那次就是因為有好看的食玩,然後我想做來送給爸爸。為什麼是爸爸?因為熊母子讓我想到爸爸以前說故事的樣子(通常公熊不會照顧小熊甚至會傷害小熊,所以這應該是熊母子)。還有送給爸爸讓我可以專注於自己想要做出什麼東西,不需要擔心對方怎麼看待,我做我喜歡的,他也會喜歡。做東西最麻煩的就是害怕,什麼理由都可以讓自己害怕得做不下去。所以找個讓自己不會有太多害怕的方式,對我來說很重要的。



Monday, September 8, 2014

[拼貼] 紙膠帶與Graphic45雙面紙剪貼--臥室與廚房





為什麼會想做?這次是因為材料,我想使用一些特定的材料,於是找個主題讓它們相聚。

本來想畫一張果菜市場,卻一直撞牆。有一個晚上,把紙膠帶和一些碎紙拿出來,突然想把它們湊在一起看看會怎麼樣。我喜歡用碎紙做東西,覺得不完整的紙釋出更多的訊息,讓人更想把它們拼拼湊湊;用過的東西,用起來也不會像用全新的那樣戰戰兢兢。

無論是臥室還是廚房,這次的剪貼我覺得有幾個小發現:

首先,紙的材質可以表現出各種物件的質地,不一定要用圖案花樣顏色才能區別不同的物件。其次,因為我的材料不多,所以透過物件交疊可以安排出畫面的層次,會更豐富好看。還有,配色也是一種讓層次協調的條件之一。另外,做出一些小物件就像新發明一樣有成就感。


Tuesday, June 3, 2014

[色鉛筆] 淡水重建街市集的「茶某」+茶包裝的剪貼簿+Giselle Potter作品的小人物



以往畫的是比較立體有層次的,這次想要練習讓物件都平面一點。平面不一定比立體有層次容易,眼睛直接看到的東西往往有層次,立體符合人的視覺經驗,所以一些陰影線條就讓人看得出來是什麼。然後我發現,當沒有層次立體感的時候,能夠區別物與物的,就是顏色了。

這篇文章圖片比較多,第一部分會介紹這次的畫畫題材與過程,還有一些與茶相關的剪貼。第二部分是因為畫畫過程缺乏對於人臉的認識,畫完看到Giselle Potter的作品才越來越了解,像這樣看起來沒什麼特別情緒的小隻人物,表情也可以生動,肢體也能有情緒。



Wednesday, May 21, 2014

不知天高地厚的


金澤21世紀美術館頂樓雕像

不知道天高地厚,於是拿著量尺踩著梯子試著測量天空的長寬。其實連自己與後方飛鳥的距離都不知道。


一直以來,在習以為常的天空底下,感受它的炙熱,感受它的細雨紛飛大雨滂沱,還有大部分的舒適爽朗,但也許只是我習慣了。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想要拿著梯子量量看?可能是有一天,發現我們真的離得好遠,但是又不太相信,所以想要做點什麼。


這是在金澤21世紀美術館建物頂樓的一座雕像,雕像的外觀是一個金色外表的工人。表現出不知天高地厚,是這個雕像很直接給觀眾的意象,但是要由誰來傳達呢?其實拿量尺的人,可以選擇用小孩、一隻熊或一個科學家,而為什麼選擇用一個外形貌似工匠的雕像呢?


金澤是一個充滿各種工藝技術的地方,包括金澤箔、金澤漆器、加賀友禪、九谷瓷等等。在這裡可以輕易看見這些工藝品與正在製作的工匠們,所以看到這個雕像的時候,像是又再一次被提醒,這裡是金澤。並不是用一個吉祥物、名物、國寶來提醒,而是用一個穿著再平凡不過的勞動者,讓我有了想像的機會,瞭解這些種類繁雜的藝術創作都來自於這群人。


相對於大學裡面充斥着的「沈思者」雕像,也就是與當地無關的一個裸男,他的故事與當地無關,走出校園也看不到真的有裸男在沈思;或是沒有台灣黑熊的地方立着台灣黑熊的雕像,香蕉產地放著各種香蕉圖像。太有特色以至於沒特色了,都好像在提醒我,想像到此為止,就這樣而已。




Thursday, April 17, 2014

[2014初春関西北陸] 繪畫與工藝相關書信part1:當導航用的海野弘俄羅斯插畫冊與俄羅斯民間故事



這些不是什麼文具迷戰利品,因為事先沒有計畫要拿到;也不全是買的,許多是在美術館拿的展覽明信片。搜集到的東西分成書(畫冊與明信片書)、明信片與信紙信封。第一篇介紹的是一本俄羅斯插畫冊的童話題材部分。




[書] 俄羅斯童話插畫冊  ロシアの挿絵とおとぎ話の世界




購買地點:FUTABA+京都マルイ店

二月去台南看陳澄波畫展,他的一段話讓我好奇,類似是說俄羅斯是東方藝術的中心。也想到我喜歡的幾位畫家剛好都是俄羅斯人,所以這次在京都看到書,就買了(結果回來發現誠品就有了,只是價格比在日本高了大約400元)。


對於書本身的感想,蠻受到語言程度的限制。這本書幾乎沒有英文字,對於日文程度只有五十音的我來說,只翻得出目錄名稱,可以寫出這篇文章,我仰賴的文字資料是各種網頁,不是透過書裡的說明,我也會附上資料來源。


首先,印刷品質上,大部分的圖片看不出什麼筆觸,主要能觀察到的是構圖與色彩。我覺得,既然看不到筆觸,可以不用做這麼大本賣這麼貴,或是可以將圖片尺寸縮小然後多放一點圖。


其次,於不熟悉俄羅斯插畫的讀者(例如我)來說,這本書提供一個很明確的目錄,包括題材與畫家的介紹。但是在選圖上,作者海野弘的選圖不比我按照他介紹的主題與畫家上網搜尋到的圖來得喜歡,我可以理解作者依循童話、插畫的主軸去選擇要介紹的題材,但是這也讓我去想想什麼算是童話?這個心得將在下一篇介紹俄羅斯畫家的時候會更容易理解我的困惑。


所以,我的
日文閱讀障礙導致這篇文章並不能算是這本書的書摘。我將依照這本書的章節安排,第一部分說的是童話/民間故事的主題,第二部分是畫家介紹。除了幾張取自於書中的插畫,我會用上網找的資料補充說明,以及介紹書以外我更喜歡的作品,這些篇幅甚至比書本身要多一些。


接下來就用海野弘的畫冊當指南,看故事吧。




Saturday, December 7, 2013

[色鉛筆] 玩具店櫥窗木偶逃走中--發想自台大工會




這張畫應是我第一次依據別人的用途所畫下來的,不過也不是受人委托,是自己想要畫的。有一天ㄐㄍ提到他們的台大工會要做手提袋和文件夾,我查了製作的廠商,發現成品的印刷畫質不適合我畫的東西,而是比較適合簡單線條色彩飽和的畫面。雖然我心中有想要畫的題材,但是放在別人委托製成的效果上面並不理想。

總之,我沒有去畫工會的東西,後來工會也找到人去設計了。但是我心裡不時想到這件事情,我希望自己可以去設想對方的處境來描繪出一個畫面,那會是很有趣的事情。台大工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組織呢?網頁的介紹是說:推動包括研究生、約用人員與校內技工等各種勞動者的勞動權益保障與促進。也就是說,將研究生助學金制度轉為薪資制度,還有凝聚校內的勞工意識。

因此,我想要畫的場景是玩具店櫥窗裡的木偶。首先,研究生助學金制度就是由天花板垂吊下來的那條線,傀儡受到線的控制,但是也感謝線的引導,所以線不直接代表的是綁住,而是一個關係。先前看到台大校方把助學金制度解讀成家長發零用金的概念,儼然是對於這條象徵關係的線作定義。因此,掙脫了線就是扭轉這樣的關係,是自由,但是也要承擔摔下去的擦傷。其次,為什麼執意要掙脫線的束縛呢?這部分玩具店無法解釋了,因為人就不是傀儡不是木偶,勞工爭取的不是施捨,而是去爭取作為勞動者的基本權利。再來,掙脫了線的木偶們,為什麼還要把窗戶敲破跑出來呢?因為取消了助學金制度不是最後的目標,而是爭取勞權的開端。往後作為僱傭關係之下的勞動者,兼具爭取勞權的資格與承擔受挫的風險。木偶們打破窗戶離開玩具店成為活生生的人,繼而再從外面進門與玩具店老闆重啓談判,以作為人而不是木偶的姿態去進行對話。


Sunday, August 4, 2013

生日的一天





我沒有主動過生日的習慣,可是在這一天,如果有人透過卡片、訊息、留言、電話、蛋糕、親自拜訪等等的方式,我還是會因為被想起而覺得感動。相較起來,我對別人的生日常常沈默以對,越重要的人越想慎重,卻錯過了時間,然後在很奇怪的時機傳達心意。



Tuesday, July 9, 2013

[色鉛筆+紙膠帶] 在富麗漁村晒的棉被就要被吹落了阿





第一次對漁村的印象,是去雲林台西,看見街上的蚵農正在剝殼,小孩帶著不甘願的表情在一旁幫忙。跟不想寫功課的小孩不太一樣,剝蚵這件事情很難只是應付,無論多不情願,都必須很賣力才能完成它。

第二次是我從鼻頭角步道走下來,在烈日高照的鼻頭里富麗魚村閒晃。我不清楚漁村生活的作息,當時在漁村的路上沒有什麼人,灰色建築的聚落空空的、一片寂靜。這時候唯一在動的似乎是許多戶人家圍牆與陽台上的棉被了。雖然房屋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每一件棉被的花色都很有特色。風大與烈日,不晒棉被,就像好天氣不出去玩一樣阿。

離開富麗魚村的幾個月後,從冬天到了夏天,在英文課學到「zephyr」這個字,是微風的意思。我便又再想起這個地方的景緻。



Tuesday, June 25, 2013

[色鉛筆] 出沒在山野與人煙的繡球花們


這次的篇幅有點長,有2張不同時間地點的畫,相同的是畫面裡都有繡球花。山野中的繡球花是目前最新畫的色鉛筆畫。人間的繡球花則是第一次用色鉛筆練習的完整畫作。
畫於 2013年 6月
畫於  2010年 夏季某月 
夏天到了,我就會想到繡球花。台灣的夏天並不會有、到處都看得到繡球花的感覺;甚至,想到台灣夏天會有什麼花,浮現出一片片模糊的圖案,真是非常糟糕。在我找到台灣夏天的花之前,還是先畫直接想到的繡球花吧。夏天去日本的印象裡,家家戶戶的入口、走進神社的門口、郵局的轉彎處等,都有機會看得到。這樣說的話,超商根本是台灣的繡球花吧,怎麼會這樣。



Tuesday, May 21, 2013

[The Sweet Life] NHK名古屋放送局附近的花屋:Flower - Noritake


材料:
新韓(Shinhan)水彩、林三益水彩筆
The Sweet Life: Reflections on Home and Garden by Laura Stoddart (我畫在這本2005年出版的插畫記事本上的空白頁,以後再來介紹它)

能夠無意中找到這間花屋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旅行中總是期待,會碰到什麼美好的事物、有趣的交談、以及回到原本生活還會觸景想起的畫面。為了讓期待成真,會尋覓合適的旅伴、避開擁擠的行程、往有興趣的地方走去。真的什麼都有注意到了,也許路途中就與旅伴吵架了;到達想要的目的地,卻可能遇到不適合的天氣;以為遇到有趣的新朋友,後來發現只是氣氛使然的萍水相逢。


做一件事情,會把期待的目標放在心裡,並且往這個目標做準備;可是,也必須保留一個空間,為不可預期的因素,裝下「沒有也沒關係」的心理準備。不僅是為了化解達不到而產生的挫敗感,也是避免達到以後再回頭看的空虛感。(挫敗感和空虛感有很不一樣嗎,所以有沒有達到有很不一樣嗎?都不知道。最後問一次,還是希望可以達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