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7, 2013

[色鉛筆] 玩具店櫥窗木偶逃走中--發想自台大工會




這張畫應是我第一次依據別人的用途所畫下來的,不過也不是受人委托,是自己想要畫的。有一天ㄐㄍ提到他們的台大工會要做手提袋和文件夾,我查了製作的廠商,發現成品的印刷畫質不適合我畫的東西,而是比較適合簡單線條色彩飽和的畫面。雖然我心中有想要畫的題材,但是放在別人委托製成的效果上面並不理想。

總之,我沒有去畫工會的東西,後來工會也找到人去設計了。但是我心裡不時想到這件事情,我希望自己可以去設想對方的處境來描繪出一個畫面,那會是很有趣的事情。台大工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組織呢?網頁的介紹是說:推動包括研究生、約用人員與校內技工等各種勞動者的勞動權益保障與促進。也就是說,將研究生助學金制度轉為薪資制度,還有凝聚校內的勞工意識。

因此,我想要畫的場景是玩具店櫥窗裡的木偶。首先,研究生助學金制度就是由天花板垂吊下來的那條線,傀儡受到線的控制,但是也感謝線的引導,所以線不直接代表的是綁住,而是一個關係。先前看到台大校方把助學金制度解讀成家長發零用金的概念,儼然是對於這條象徵關係的線作定義。因此,掙脫了線就是扭轉這樣的關係,是自由,但是也要承擔摔下去的擦傷。其次,為什麼執意要掙脫線的束縛呢?這部分玩具店無法解釋了,因為人就不是傀儡不是木偶,勞工爭取的不是施捨,而是去爭取作為勞動者的基本權利。再來,掙脫了線的木偶們,為什麼還要把窗戶敲破跑出來呢?因為取消了助學金制度不是最後的目標,而是爭取勞權的開端。往後作為僱傭關係之下的勞動者,兼具爭取勞權的資格與承擔受挫的風險。木偶們打破窗戶離開玩具店成為活生生的人,繼而再從外面進門與玩具店老闆重啓談判,以作為人而不是木偶的姿態去進行對話。




參考的素材都來自Pinterest。不算是想到要畫的主題才去搜尋這些圖的,櫥窗、街道、門牌、木偶等景物是平常很熱衷地把它們標記下來,並且想找個機會把它們湊在一起。以下這些圖片都是我在繪畫過程中反覆觀看的。
3a61c42853414293b17b6262e67ec757.jpg



cbe53c26193e7ed4ab6f78536cce2104.jpg
66c6740cd9e903be051ed058dca1f931.jpg


3b061c8a4cb9901a5add2db6eed370f2.jpg
f16805ef4e8749a29387cb96ab088270.jpg

底下這張的櫥窗是這次主要參考的依據,圓柱形的櫥窗可以增加構圖的層次,裡面的球球屋我有畫進去。

a6f81bb1cfceaaf7d8645d94a7d4a6eb.jpg

我也把這隻大象畫進櫥窗裡面,不過我希望不要有真的大象再這樣了。

cbf42158c0938dcb74649cd0fe50f1d2.jpg
傀儡木偶方面,傀儡或木偶讓人直覺想到被控制的意象,就像下面這張照片一樣。相較於這張圖的嚴肅意境,我選擇玩具店的構圖則是一種相對歡愉的氣氛,原因在於獎助性質並不意味著悲慘的生活,它甚至可能讓你過得還蠻快活。但是,獎助與薪資的差別在於,無論你快樂悲慘與否,都僅能任人擺佈,你將快樂視為恩賜,將悲慘視為必經試煉,覺得沒有思考與轉圜的必要,即使發現問題也缺乏談判的立足之地。


2e0d47c71b73a8d5ffd2b8708f5a75a4.jpg

底下是各種角色的木偶,我的畫面也是騎著公雞。


4a955f196730788c715faece29346931.jpg
0c373bee4b4a5185a394203dd25d9ac6.jpg


fd4d33fb1b7325398bfc7d092b010d71.jpg
這個下階梯小孩的動作也幫助我的構圖,我對於肢體動作很不熟悉,我本身也是肢體僵硬所以常常痠痛的人;還有我的大拇指完全不能彎,但是那好像是基因的關係。
a1e8cf3965f9110ccb95c8d02ef87c8c.jpg

接下來介紹實際作畫過程,水豚寶寶的圍裙非常可愛,而且我喜歡咖啡色。

材料:
1. 捷克KOH-I-NOOR 72色藝術家水性彩色鉛筆+Prismacolor色鉛筆


2. SAKURA代針筆-咖啡色(約35元),這次特別用咖啡色,希望畫面更溫暖柔和。

3. 義大利Fabriano法比亞諾 ACC奧斯卡紅皮水彩本27X35cm 240g(平均一張8元)




http://www.tattoosupplies.eu/en/accademia-fabriano-27


這是一開始的構圖。

想要凸顯畫面中間騎著公雞的傀儡沒有意識的樣子,對比外面木偶的精神奕奕。


把鉛筆痕跡擦掉以後的樣子,線條簡單很多,我有點擔心上色之後會不會很單調,邊想邊覺得畫畫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玻璃櫥窗要如何表達?簡單的構圖要怎麼在上色的時候營造豐富歡樂的場景?在櫥窗裡面畫太多物品我擔心失焦,所以我嘗試用直條點點填滿櫥窗,直條點點的配色盡量與綠窗不衝突。


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呈現破窗的效果?一邊加深原有的櫥窗顏色,注意玻璃較強烈的光影對比。所以,加深對比的時候,不像平常直接平刷填滿紙面,而是一筆一筆的保留原本的留白空隙。


最後完成的樣子如下。從畫面可以看到,工會成員只有一個,就是櫥窗裡面最左邊戴著寫「Union」紅帽子拿剪刀的人。右下角搬梯子、拿鎚子的都是原先在玩具店裡面的木偶們。我想傳達的意思是說,制度的扭轉與實際工作待遇的轉變,不是由工會成員去解救大家的過程。工會成員也許是開啟改革契機的引門人,或者說是點出既有問題的人;但是,當自身逐漸具有勞工意識的時候,可以做的不只是茫然地站在一旁等待協助,而是自身已經具有能力投入去改變處境、幫助工會以及進行僱傭關係的對話。

照片拍得有點暗

以我所知微薄的印刷知識,我想之後有機會再印成明信片看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