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3, 2014

[紙膠帶] 狐狸明信片初登場+聖誕節特輯



這次是一個自己試做的project,我第一次嘗試用紙膠帶和代針筆創作明信片。不過,我不喜歡強調自己是「第一次」,那樣好像在預設第一次會是最笨拙的;換句話說,如果第一次的作品表現不賴,就可以說是有點「天賦」嗎?

好像不能這樣說的。

我發現創作的路徑並不是上一張就會比下一張好,最糟糕的作品往往不是第一次做的,而可能是出現在第二次第三次或第三十次。總之,好的開始確實能夠增加信心,但還是必須透過大量的練習,腦中想要的畫面才會更清晰,技術上也能更達到心裡所想的樣貌。

那為什麼第一次不一定是最笨拙的?我第一次往往比較保守評估自己的能力,所以選得的會是「這個我應該會做吧」的題材。結果做了發現,自己的能力超乎本來的評估,就會有種自己還蠻不錯的感覺。結果繼續做,一直做一直做,想要實踐更多想法,會經歷反反覆覆的碰撞。了解自己,又讓自己看到沒有想像到的樣子,沒想到會這麼糟,沒想到會這麼好,就這樣持續下去。

為什麼特別在想關於「第一次」這種問題?因為看到一些話術習慣用第一次來營造戲劇性,我覺得有點奇怪,自己嘗試做了一些以後發現,如果莫名的解釋成天賦,有一天或許也會莫名的放棄了。

這次分成兩部分,材料都以紙膠帶為主,第二部分是以耶誕節為主題。介紹順序是依照做的時間順序。


1. 臭臉貓出門就想回家


這張是這次的第一張,接著陸續做了幾張都沒有這張好,又讓我重新研究這張看起來不錯的要件是什麼。我發現,頭不要太大,圖案不需要太填滿。




背面設計,這張畫面是掃描送印的效果,跟預期的差不多。

2. 貓兩隻




這是第四張,中間的第二、三張都不是很好。






3. 狐狸狐狸初登場




我的日常生活經驗裡面,沒有狐狸。

或許受到小王子一書的影響,當我想建立關係的時候,當我想起某個,彼此以時間灌溉,建立起無法被取代的關係時,會想到小狐狸。

我心愛的人與狗,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來描繪它們。畫小狐狸,也不是要呈現情感的程度。僅以小狐狸,確認自己與這些關係的距離。

另一種想到的小狐狸,有時候讓我想到挪威森林裡的綠,有時候想到我自己,看起來什麼都沒有的最後,我記住了麥田的金黃色。



心中的狐狸出現了,想要類似版畫那樣沒有輪廓線的畫面,所以用鼻子、脖子將狐狸的臉型襯托出來。

如果沒有仔細看,可能不容易察覺紙膠帶在哪裡。

4. 狐狸穿的是,毛線衣






與上一張一樣,這張的紙膠帶也需要仔細辨認。





褲子是布柄膠帶。


5. 森林裡,拖著布袋的狐狸







我喜歡這張的構圖。

我不擅長剪貼,害怕雕刻刀,盡量只用剪刀,不會有太精細的剪貼。所以這張小小的剪貼對我來說有點頭痛。



6. 夏趴狐狸穿很多







紙膠帶重疊黏貼。



試著擺一些姿勢來排排看畫面。



7. 聖誕樹與燈球






我覺得這張在這一系列裡面,作用是讓我喘息片刻,從做的過程中再次慢慢瞭解我手上材料是什麼。

我說不出這個畫面是什麼樣子,也不像其他張有特定的人物。但是在做完這張以後,我好像才真的比較知道自己要來做什麼了。



燈球夾雜於樹叢。



8. 雪人與小狐狸





我喜歡這個禮物蝴蝶結緞帶的做法,讓紙膠帶真的跟緞帶一樣繞起來,不是做做樣子的。






細部放大的樣子。一層一層的堆疊,希望印成明信片還能有這樣的感覺




我喜歡這個舞台。





9. 狐狸村水晶球過聖誕節








底座是用兩種紙膠帶重疊而成的。


我覺得水晶燈適合做為這次的結尾











這項計畫做完以後,心裡面感到很滿足。也許在旁人眼中,這些成品就是些小手藝、小確幸,我也覺得它們有這些特質。

在做的過程中,我會害怕、有停滯,吸收新知來確認自己要做的是什麼,得到太多靈感又會更徘徊不前。休息以後放下一些想法,一些自尋煩惱,我當作一項小作業的把它慢慢完成。

最後攤開來看,會知道自己還有許多成長的空間。把創作當作練習,練習變成習慣,我想做的大概是這樣,用這樣的方式讓我能夠繼續做下去。我在練習這些東西,也在練習面對一些心裡的顧忌。

另外,這系列的作品我把它們印成明信片放在我的Pinkoi設計館販售,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印成明信片又是另一種樣子了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