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1,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花與寶弟貓」



我在今年母親節畫了這張貓與花,母親節會讓我想到一些花,再加上想要練習藍色,最後加上寶弟,就變成這樣了。另一個想到的點是,這次也是試著用色鉛筆在肯特紙上作畫,接下來會再做說明。

2015年在東京新宿的「世界堂」買了這包muse的肯特紙,是我第一次認識這種紙。我還很不熟,不過直覺覺得它可能可以幫助我做出一些畫面,所以我想繼續練習。因為就這一包會很捨不得用,所以今年在大阪,我又扛了三本回來,紙是非常、非常重的東西。




主角是寶弟

寶弟在明信片 色鉛筆 「眠眠貓阿柿」這篇第一次出場,現在已經長大成貓了。這裡也分享幾張生活近照。


寶弟睡前抬腿。

寶弟喝水也醉。

寶弟跟白熊一起睡。


 隨意掀開寶弟的被子要有心理準備。





原畫長這樣。其實這張畫完成於五月,是現在才印成明信片的。 因為考量成本,我不會一畫完就送印,而是等作品到一個量,再一起印。





每次送印,我會重新設計明信片的背面。這次的背面是小犀牛澆花,可能有風,所以水就這樣落。


 明信片

印成明信片的樣子






差不多是這樣,再看一次,這張畫裡面,我喜歡右方的藍色植物,還有畫寶弟的時候。(完)